更多精彩
  1. 经典美文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亿万先生
  7. 亿万先生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让我们成为比普通朋友更好的朋友

2016-07-15 14:0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雨落 阅读:3930

  
  雨落
  
  时光一去,给今天留下了昨日的刻痕;将时针回拨,便能看到无数个镜头下的自己和无数个别人眼中的我。
  
  有朋友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怎样定义一个朋友的意义和价值?
  
  我反问:你问的朋友是哪种意义上的朋友?现在社会上朋友的种类是越见越多了。
  
  "就不会在背后插你两刀的那种。"
  
  "那好,其实你已经替我回答了。"我简明扼要地回答,"只要不会在危难时刻补我两刀就是了,听过一句名言吗,朋友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而我,区区一无名高中生,但凡不雪上加霜便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哈哈,你其实很会讲话,你知道吗?"他离去。离我远去。
  
  而我空洞的双瞳更为空茫了,眼前的过客交错走近离远,好像从未来过,但也的的确确存在过了。
  
  他们亦或她们消逝在我视界尽头,我疲惫了,任凭黑光在我身上来回摸索。远处的光点碎碎闪烁着,好像拼凑成了一个问号,却又被一个很大的句号包围住,闭上眼,今天再见。
  
  残冷的记忆被折腾出来,还害得我打了个喷嚏。时间是去年九月,地点是就读的高中,关系是冷中存热,热中透冷。其实也是再寻常不过,偶尔吵吵架闹闹脾气有什么不好,那些行走廊中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的才让他们见鬼去吧,背后互相暗斗的现象简直不言而喻。
  
  跟她交往的那段故事才是我俩至强的羁绊。(不要误会,这交往不是你们所想的常人之欲。)
  
  只可惜她并没真心把我当作朋友,许多表面的答复也只是敷衍了事,也许因为她的身价。她并没有向我敞开心扉,一些前年旧事对她只是如同嚼饭——嚼着嚼着就没了,对我却是珍贵无价,我把它编织成更偏向完美的故事收录在回忆笔录,每每翻阅,每每思念。
  
  偶尔,我攥紧右手渴望得到她满意的答复。"我有时候在想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说同学明确说来又不是。"
  
  她便犹如我左手般望着我,我们此时似乎离得很远。"朋友呀。""还能是什么?""你想是什么?"
  
  哪种朋友?我对朋友的诠释是另类又求同的。暂时停住宁息,凝视她。"普通朋友吗?"
  
  她没直接回答,转而朝我傻笑几声,又转而离去。留下我一人思索原地,无故的泪珠倏然而坠,发出的响声如孤寂的清泉叮咚擦地。为她付出本抱不图回报的心态,但也奢求她与我关系近点,走得更近点,我似乎真的有点勿忘我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就是这样,还没拾得被一个人喜欢的那种涩涩甜甜的感觉。
  
  我喜欢和人分享心情,所以特别爱把心理活动给予一个更直观、文字化的魂魄,有时像彩虹,有时像骤雨。
  
  回过神后,我走在一个人的林荫路,路旁的梧桐树如时光一般倒退着,飘在眼前的落叶像一片片断断续续的回忆浮现出来又沉淀下去。
  
  让一场秋雨淋湿的林子,外表甚显水灵,林子上空仍被一团水雾包裹着,林里有一条被铺过的小径,蜿蜒的仿佛不舍人离去,路是用鹅卵石铺的,当走进林子几十米处,那里有一块与周围不一的石子,那是我和她认识的起点。连时光都不忍更变石子的外貌。
  
  我们一起找到了同一块鹅卵石,在林子边沿的尽头。两手条件反射收回,她看看我,我看看她,倏然她扑哧一笑,朝我哈气:莫非帅哥与我"志同道合"?
  
  这是她与我初面的开场白,之后还有更搞笑的。
  
  我学绅士让手给她,她看得我更深沉了,倘若配上周围之美景,就神似一幅唯美的秋林晚霞画。画中最亮眼的便是女孩粉红的小酒窝。
  
  她接过石子:来吧帅哥,我们一起填补石子路吧,一人一半。
  
  怎么一半?难不成掰成两半,我可没那么粗俗。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过程一人一半,现在算我找到石头,等会交给你由你去填上,这样一人做了一半啦。她拍了拍我。
  
  我跟在她背后,踩过一个个她踩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排重叠的脚印,在夕阳的温暖照耀下徐徐清晰,许多小水坑折射出熠熠的光彩,她的长发随秋风飘起,起舞在肩头如快乐的黑色小精灵。
  
  很快,来到那处缺口,她“闪电般”转过身,同正迎上来的我撞着了。
  
  帅哥这么着急干嘛?嘻嘻。她向我眯起了眼睛,满不在乎刚才碰撞的刹那。
  
  我尴尬,摩挲后脑勺,接过她递来的鹅卵石,沉甸甸地蹲下。
  
  “美…美女,你叫什么?”我用着力吐着气。
  
  我啊,慕子沁。女生捋顺了被风吹散过的头发。
  
  “哦,那看来你很有家世了。”我拍掉了双手的尘土,冲她笑笑,“毕竟姓慕的人少之又少啊。”
  
  “嗯,他们也都这么说。”女生低下了漂亮的脑袋,“我很少跟人说话,班里也没几个走的近的朋友,走近了的也只是看上家世吧,嗨。哦,抱歉,跟你说了这些,如果你不想听……”
  
  “没事,既然说了也就说了吧。不过你为什么会跟我说,你不是很少跟人说话吗?”我疑惑,视线不自觉被吸引到她的脸颊。此刻,夕阳已经把自己的生命打印在了她的脸上,湿润的空气更把她的侧脸修饰成沐浴后的仙女模样。
  
  “我俩刚认识不久,自然想多说点话,不过以后认识久了,也许你会先嫌弃我讨厌我了。告诉你哦。我的脾气不是很好,至少班里是这样认为的。”她说得很低调。
  
  脾气不好?那现在的言行又算什么,我额头开始冒汗参杂了黄昏秋露。
  
  “我也跟你讲,我其实也没几个好朋友的,就估计看中了我家的几个小钱。”我随她走起来。
  
  她似乎十分高兴,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我的手。“看来我俩还真是'志同道合'啊嘻嘻,那以后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朋友了。帅哥,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她甜甜地笑了。
  
  我告诉了她名字后,轻轻扯开她的玉手,说:“这样不好,还是正常一点吧,不过你的年纪好像很小吧。”操,我是屌丝吗,这么好的牵手机会装什么清高!我恨我自己违心。
  
  哪有小啊,我也在上高中好吗?她嘟嘴。
  
  我说的是这个。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左胸。
  
  原来如此,哈哈。
  
  我们走在这片充满回忆的林子里,一起向着光前行。
  
  “我们是朋友,对吧。”我想确认一遍,尽管问出来很傻。
  
  “对啊,”她轻盈地踩过一块块鹅卵石,“不过只是普通朋友哦,关系太好我们反而会离得更远哦,因为我会暴露女强人的本性呢。”
  
  “哪有这么自谦的。”我爽朗地笑了,真正开始把她当起朋友。
  
  当然,好感也是与此同时产生的。
  
  想想第一次巧遇她的爽快和我的义不容辞,再回过来看看如今她的不冷不热与我的多愁善感,前后变化着实有点“太煞风景”。
  
  可能正如她初次所说的那样,关系近了,距离远了。
  
  她多说话的习惯是有针对性的,比如某个刚认识不久的男生。
  
  时光匆匆溜走,在今际打盹小憩之时,它又来了,不再腼腆,不再踟蹰,它带领迷失成长的人儿踏上寻找情感慰藉的不归路——情感是人类唯一且至强的羁绊。
  
  那些看着沙漏发呆又或仰望天空的人儿内心是孤独的,因此他们才会找寻另一个孤独的人做伴,以至这时代把人分成了两种:孤独的一个人和孤独的一对人。
  
  敢问这世上有谁不孤独,不管王者还是弱民,不管学者还是游民。因此人儿需要朋友。
  
  但这个时代已容不下真心实意的好朋友了,在利益与价值面前,朋友毫无意义。你争我斗,你追我赶……
  
  想了如此之久,感觉自己思索的早已不是一个人生,而是整个世界。
  
  我停步折花,与她初面的回忆也随花枝折弯了,扭曲了。
  
  幸运的是,她又来了,来到我眼前,来到我心前。
  
  打过招呼,相视而微笑,也只是一笑而过,很多想说的话到嘴边就蒸发了。
  
  “好巧,你怎么还不去上课?”
  
  然后谁也没说,沉默了好久。
  
  我率先选择离去,朝她挥手,她点点头,走向了另一幢教学楼。贵族女神的背影,光与影来回晃动,梧桐叶随风渐远。
  
  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过:她有多好,真的一点都不重要,那是属于她的;她对你多好,这才重要,这是属于你的。
  
  可惜。
  
  后来,下雪了,梧桐树却仍有几片叶子傲然在枝头,就像顶立于天地的寒冰战士俯下头蔑视眼前苍冷的世界,繁华里无数人藏匿家炉,无数人候寻温暖;在没有人的天堂里,我独自傲然,感知孤独。
  
  “这里是一座冰雪城市。我是一位寒冰战士,我的骄傲是能看破很多事理。比如朋友的意义,比如活着的意义……而我更凌驾于万人之上的能力是不畏孤独。我摘下零碎的梧桐叶,为的是消灭其他对我有影响的寒冰战士,他们不需要存在,我,一个就够了。
  
  这里是一座候光城市。她是一位融雪贵族,她的信仰是寻求生命与生存的真谛。而她更倾倒万人的是她的绝世容颜。她走过的地方,冰雪消融;她真实、善良、美丽、高贵。但她畏惧孤独。”
  
  我的脑海渐渐显现这样的一个幻想而极富浪漫的城市,殊不知这样的城市存在世间某个角落(某个国度)。
  
  如果真是如此,我愿当她的寒冰战士,也望她作我的融雪贵族,我俩一起踏上征途——殊不知生命如此美妙。
  
  第二年之秋,沿着野草野花和她来到车站。我们约好了去图书馆,好天气陪伴,好心情陪伴,我去搜集相关的“文献”,她呢——当然埋头学习。
  
  车站,我不敢太靠近她,因为我们之间始终有着某种隔阂,毕竟只是普通朋友为了一个共同目的地而结伴。我傻笑,嘴涩涩的。
  
  不远处,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聊着什么,看样子心情也不错。我产生莫名的亲切感和眼熟。
  
  “喂,你看他们好像我们啊。”她头侧向那方,对我说。
  
  我也顺着姿势看着他们。
  
  “那男的估计是在搭讪吧?”她的语气好像是在自问。
  
  “好…好像是吧。”我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我记起了去年秋天那处林子我们的邂逅,从某种意义讲,是你在搭讪我哦!”我突然笑了,这次是偷笑。
  
  “乱说!我俩是投缘好不?”她说着面向了我。
  
  “对对对,我们'志同道合'。”我依着她。同时,我们的目光交集了。
  
  她倏然扑哧一笑,捋了捋侧发,看着不远处那对男女说:看,那女的要上车了。
  
  “嗯,那男的好像依依不舍。”
  
  “如果你是他,你会陪着那女生上车吗?哪怕这车开向你未知的远方。”
  
  我注视着那个男生,缓缓开口:“我……我不知道。”
  
  “喂,快看,那女生上车都不忘说最后一句话啊。你猜说了什么?”她泛起了小酒窝。
  
  “她的名字。”“啊,你怎么知道?”“看口型。”“哇,你视力真厉害!”“啊,其实我是猜的……只不过那瞬间我有种身临其境感,就脱口而出了。”“真像去年的我们啊~”“哪像了。”“哪都像,你不懂。”“我哪里会不懂。”“你哪里都不懂……”随而,哈哈。
  
  片刻,车来了。我们该上车了。
  
  图书馆。
  
  我们成为了临时一天的书友。
  
  她跟我说了以前从未说过的话,尽管真真假假,我依着她,我不想冲破这另一层神圣的关系,选择沉默,反正我不畏孤独。
  
  回家的路上。
  
  她突然问道,好像是看了什么相关的书:“你怎样定义一个朋友的意义和价值?”
  
  我吓着了,这问题怎么如此耳熟。
  
  我反问:“你问的'朋友'是何种朋友?现在社会上朋友的种类是越来越多了。”
  
  “就能像今天我们一样互相陪伴度过一天的那种。”
  
  “那好,其实你已经替我回答了。”我简要地陈述,“只要平平凡凡不图利益和价值就是了。听过一句话吗?友谊不是轰轰烈烈,而是平平凡凡,所以只要互相心灵相通走平凡路的就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嗯,其实我的理解也跟你差不多,我不太喜欢那种贪慕家世的朋友,你还记得吧?我们的初衷……”
  
  我凝眸看她,还是好美,我略微紧张地开口说出一直想说的话。
  
  可是话到嘴边就变调了。
  
  “慕子沁,我想,我们应该能做更好的朋友,不是吗?”
  
  “啊,什么?”
  
  “我说,我们能做更更好的朋友,可以吗?”
  
  为什么。她睁大了眼睛。
  
  我越说越吞吐:“让…我们成为比普通朋友更好的……朋友。”我发出最后一股气力。
  
  她。
  
  全文完
  
  专辑《只为你提笔》第三篇
  
  致某某
  
  
  1. 下一篇:一夜之念永长留
  2. 上一篇:奇妙的一天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1. 弹指江湖
  2. 爱情小说
  3. 故事新编
  4. 青春校园
  5. 百味人生
  6. 都市言情

推荐阅读

  1. 如果夏花未落
  2. 信笺上,眼泪成诗
  3. 一亿光年的等待
  4. 一个人有多迁就你 就有多爱你(微小说)
  5. 独夏
  6. 一见钟情:薇薇的暗恋
  7. 让我们成为比普通朋友更好的朋友
  8. 恋上你恋上了错
  9. 惟愿,年华不忧伤
  10. 情殇

热门阅读

  1.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大结局)
  2.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27)
  3.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二十)
  4.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九)
  5.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八】
  6.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七】
  7.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五)
  8. 淡若温阳【上】
  9. 十年
  10. 他们最终倒在了走向社会的校门口

最新发布

  1. 产品质量宣传标语
  2. 品德与生活课堂中文明礼仪教育研究论文
  3. 使用屹立来造句
  4. 迎宾竹阅读理解答案
  5. 幼儿园中班教学计划
  6. 保险公司内勤年终工作总结
  7. 六折雪花剪纸教程图解
  8. 董事长离任述职报告
  9. 保险内勤柜员工作总结
  10. 戴高乐总统的故事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