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1. 经典美文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亿万先生
  7. 亿万先生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2018-03-30 14:3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紫颜若雪 阅读:2985
只是当时已惘然 文/紫颜若雪。 1,【梦里的女孩】 志鸿总是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一个眉目清冷的女孩,与他站在一座木桥上冷冷相对,突然,他用力推了一把女孩,女孩往后一退,撞断了桥上已朽的木头护栏,女孩就一头掉进桥下河中。志鸿慌乱之下,想拉住女孩的手,却只抓住了冰冷的空气。志鸿大叫一声,从梦里惊醒。梦里的情景,历历在目,还有梦里那位女孩,一头如墨的长发,一双秋水幽深眼睛,眼睛里满是惊悸与恐惧,那么无助。 志鸿一次次从梦中惊醒,醒来冷汗涔涔。他起身到阳台上点燃一根烟,夜色里烟头明明灭灭,他重重的吸进去一口,然后吐出来,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窗外,月华沁骨,仿佛许多年以前那个晚上,也是这样冰冷月色,那个女孩在生死线上挣扎。他想起曾经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说,如果你总是梦见一个人,说明对方一直在你内心最深处。可是,那个梦里的女孩,是一直深藏在他内心么? 夜幕降临的深圳,繁华喧嚷,人来人往。许多下班以后的情侣,手牵手在街头嬉闹,一位娇俏的女孩撒娇的靠着身边男孩的肩膀,男孩,手里拿着大袋的零食,一脸宠溺。望着甜蜜的情侣,志鸿倍觉孤寂。一位长发飘飘的姑娘,与志鸿擦肩而过,姑娘一双大大的眼睛,如秋水一般幽深,似曾相识。有一刹那的恍惚,志鸿呆了十几秒,转身追上那个姑娘,叫:柚子,柚子是你吗?那个姑娘一脸懵的看着志鸿,志鸿才知道认错人了。他连忙道歉,姑娘袅袅而去。这个姑娘跟他梦里出现的女孩,有一双类似的眼睛,又黑又亮又大睫毛长长。 "柚子,柚子”,夜幕下,志鸿打开手机,默默看着一个女孩头像,对着夜风喃喃念着。 ‘柚子,是你吗?我梦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女孩,是你吗?”夜风无言。女孩的头像灰暗。 2,【独立小桥风盈袖】 日子波澜不惊,如果不是在三年前那个午后, 志鸿因为奶奶生病回家,他想他永远也不会在老家桥头再遇见那个温柔清浅的女孩。 时间未曾停留过,不紧不慢的流逝着。志鸿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深圳打拼,公司刚起步,极少回家。忙碌的时间,与家人只是电话联系。那次听闻奶奶生病,病中一直唠叨着唯一的孙子志鸿,志鸿连夜赶回家。两个小时高铁,两个多小时客车,志鸿回到阳朔一个叫清江的村庄。村庄坐落山清水秀之间,一条宽二十几深十几米的河水把村庄分成两半,往左是上江村,往右是下江村。一座大桥把上江村,下江村连接起来。志鸿家就在上江村。 离大桥还有一段路,志鸿内心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惶恐。这些年来,这座大桥旧时的模样一次次出现在志鸿在梦里,手臂粗的两根铁链,固定着两米宽的厚木板,人在桥上走,摇摇晃晃。两边是稀稀落落的护栏,护栏也是用木头固定。年少时的记忆,一直深刻脑海。还有那年那月,年少无知所犯下的错。 如今,大桥已改变了模样。早五六年已修了水泥钢筋的新式桥梁,桥栏也用汉白玉雕刻做成,远远望去精美壮观。 离大桥越来越近,远远望去,桥头站了一位长发飘飘,白衣粉蓝裙的女孩,背着身,往下江村方向眺望。志鸿心里纳闷,这谁家姑娘?志鸿在心里把村中所有姑娘大致身量过了一遍,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对号入座的女子。 大桥近了,志鸿走上大桥,桥头的女孩似乎在看风景,又似乎在等人。女孩脚边一个拉杆行李箱,偶尔瞄手机。慢慢走近,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志鸿正要与女孩擦肩而过时候,女孩突然转身,望向志鸿。志鸿恍若电击,脑袋突然炸开般嗡嗡嗡作响。是她,真是她?这座桥上,志鸿最怕遇见她,偏偏多年以后还是在这座桥上遇见她。只是这些年过去,女孩的身材长高许多,气质已大变,五官却一如小时候,未曾有多大改变,志鸿一眼认出。何况这些年志鸿也一直各种渠道在打听女孩的消息,断断续续从村里的其他同龄人QQ或者微信中了解到一些,也见过女孩照片。 转身的女孩,白衣斐然,长发温婉,轮廓美好,一双眼睛又大又黑又亮,秋水般幽深,让人看不见底。女孩偏偏头,嘴角若隐若现的一抹笑,神情却很焦灼。一阵清风吹过,吹动女孩齐腰长发,女孩伸手绾绾了长发,眼眼略过志鸿,有一丝茫然,却清亮如星。志鸿脑袋嗡嗡嗡作响,不知身在何处。这时候女孩的电话响起,女孩侧身接电话,声音清脆。志鸿几乎是落荒而逃的与女孩擦肩,匆匆走过大桥,仿佛有人在追赶他一样。以至于在桥上遇见的两位乡亲,与他打招呼叫他名字都忘记回答。乡亲面面相觑,不知这孩子中什么邪了。 走了一段路,志鸿转身朝大桥上望去,刚才的女孩,在桥头与一个骑电动车的男子说着话,然后搭着男子的电动车走了,去了下江村。 志鸿知道,那个男子是女孩的哥哥,下江村卿家的,准确的说,男子不是女孩的亲哥哥,是她继父的儿子,也是自己的表哥,而女孩,是表哥继母带来的女儿,小名柚子。只是许多年前,因为长辈的恩恩怨怨,自己家与表哥家再无来往。 志鸿内心庆幸又惆怅。庆幸女孩一时半刻没认出自己,避免了些许尴尬。惆怅的是,这些年过去,女孩估计早忘记志鸿,当初那个幼稚又鲁莽的男孩,已然长成1米8的大个子,时光悄然改变了许多人的模样。 是夜,等奶奶休息以后。志鸿与母亲闲话家常。母亲突然低声告诉志鸿,说卿家表哥的继母在桂林检查出大病,需要进一步核查,听说她女儿也赶回来准备带去长沙检查。志鸿呆了呆,望向窗外,窗外月色薄凉,仿佛多年前的月色,凄凄不已。志鸿叹息,心想,不知那个叫柚子的女孩,此刻,是如何的焦灼。 志鸿无从知道。 志鸿在老家呆了五天,陪着奶奶看病,陪父母劳作。稍有空闲,看似漫不经心去清江大桥看风景,一次次在大桥上眺望下江村。内心希望可以再一次偶遇柚子,甚至想,如果可以,希望自己亲口跟柚子说一句对不起。可是,希望终究落空。唯桥上清风如昔,桥下流水如旧。 第四天,志鸿从下江村的铁哥们哪里打听到,柚子已经在志鸿回家的第二天,就带着母亲去了长沙。听说她母亲情况不容乐观。 3,【心悦君兮君不知】 日子白驹过隙,生活马不停蹄,时间从来不曾为谁停留过。 志鸿回到深圳以后,繁重的工作,让他忘了许多生活琐事。老家的伟子建了个老乡微信群,也拉志鸿去了微信群,进去以后,志鸿赫然发现柚子也在群里。只是从来不说话。志鸿特地把微信群设置了特别提示音,关注群里的一举一动。可是柚子自始至终没冒个泡,她就像一个灰色的符号,遥遥存在,又远远苍白。 微信群老乡越来越多,几乎整个清江村的年轻人都加入,群里每天热闹非凡,村里的一举一动,哪家鸡毛葱皮的事群里都会聊聊,大家远在天南地北,倒也像在老家一样。可是柚子从不冒泡,志鸿去了她微信,微信空空如也,一片荒芜。 志鸿又从老乡处打听到柚子QQ,申请加好友,QQ居然通过。志鸿尝试给柚子发信息,每次打好字,最后还是删除,没有勇气发出去。柚子的头像一直灰暗着,只是会更新空间,志鸿默默的关注着柚子的空间。慢慢的从她的空间了解到,柚子的母亲在长沙湘雅肿瘤医院做了许多次化疗,又做了大手术,花费巨大,柚子焦头烂额。 有一天柚子发表空间动态:“这个雨季那么漫长!挣扎,辗转在三个城市间,常常在高铁上望着飞驰的风景发呆,或黯然神伤,转身又笑着面对,我会微笑,但是不不代表一切都好,谁会知道呢?” 志鸿看了莫名心伤,说说下安慰言语众多,志鸿连安慰的勇气都没有,默然而退。 志鸿又从伟子跟其他老乡口中得知,柚子一边工作一边给母亲治病,奔波在永城,桂林,长沙三个长沙之间,憔悴不堪,整夜整夜失眠。曾经那位明媚的女孩,被生活重压折腾得脱了型。 当晚,志鸿在微信上与伟子商量,决定在老乡微信群给柚子母亲捐款,减轻柚子负担。志鸿让伟子出面,并说,不管捐款多少,自己按照总数加数倍。 伟子发了个问号表情,表示不解。志鸿不再解释。 捐款很快就筹好,志鸿兑现诺言,按照总捐款,数倍捐助。并嘱咐伟子不要告诉柚子,就说是村里老乡共同所捐。 伟子把捐款转发柚子的第三天,柚子突然在微信上找倒志鸿,并发给志鸿一个清单,清单上是所有捐款老乡的名单,某某人多少,自己的那一大笔也赫然在目。柚子客气对志鸿发信息说,谢谢,感谢大家的帮忙,我会铭记在心。只是你的捐助我不能全部收,只拿其中的五百块,其余的全部让伟子转还你。志鸿无言以对,只说,我只想略尽绵薄之力。柚子客气说,多谢。然后,并无下文。 伟子告诉志鸿,柚子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又说,你自己好自为之。 伟子问志鸿,你这样做为得什么?志鸿徒然无语。 伟子又说:“你这些年你一直这样做又何苦呢?她并不知你所做。”志鸿只是在网线这端,沉默无言。 伟子还说:“我可没有出卖你哈。柚子是个聪明的女孩,微信上的老乡就那么几十号人,每个人捐款一点,也就那么多。你倒好,一下数倍。清江村现在除了你还有谁?” 是啊,这些年自己的心思,估计只有铁哥们伟子知道。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的第二年,柚子被她远在湖南永城的姑姑从清江村接走以后,志鸿一直各种渠道的打听柚子的种种。柚子家的所有情况也托伟子那班铁哥们打听着。 知道她读书了,工作了,恋爱了,又失恋了。知道她一个人去了苏州,上海,广东,也知道她姑姑对她极好等等。知道她每年回家几次,她与继父家关系,细枝末节,林林总总。 甚至,志鸿读大学期间,放假从武汉回家时候,三次特地在永城停留。好几年志鸿都一直关注永城的天气变化,知道每每天气突变,柚子就会扁桃体发炎,咳嗽,发烧。 都说关注某个城,不是因为城中风景与美食,只是因为城里住着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或许吧。 伟子又说,你这是在赎罪呢?还是在暗恋?何不勇敢说出来?志鸿无言。 或许是在赎罪吧,志鸿自言自语。 前尘往事涌上心头。 4,【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多年前。柚子的母亲嫁到了清江村下江村卿家。 柚子的继父曾经是志鸿的姑父。志鸿唯一的姑姑是柚子继父的第一个妻子。只是志鸿这个姑姑性格刁蛮,脾气执拗,小事可以骂半天,大事可以折腾得鸡飞狗跳的主,属于那种特别不讲理的女人。有一天志鸿姑姑与婆婆闹口角动手推了老人,老人摔倒在地。姑父气不过,给了姑姑一巴掌。谁知道志鸿姑姑赌气一瓶百草枯喝下,最后抢救无效而亡。 不管事出何因,出了人命,娘家自然是不肯轻易饶过卿家。柚子的继父,陪尽笑脸,说尽好话,最后给亡妻披麻戴孝,娘家人才勉强算完。自此,卿家与娘家结下仇怨,老死不相往来。卿家也从此大伤元气。志鸿的奶奶,每每想起死去的女儿,就去卿家门破口大骂,姑父也避之不及,好好一个家,家不像家。也因此事,附近村子的女子不敢嫁入卿家。 这样过了几年,不知何人把柚子母亲介绍到卿家,同时还带了个“拖油瓶”柚子。那个时候的柚子纤巧娇俏,一双大眼睛黑漆漆的如一池碧水,深不见底。 柚子母亲是个勤劳聪明脾气温和的女人,自从嫁入卿家以后,在她精心打理下,卿家慢慢好起来。志鸿的奶奶看在眼里,如何肯咽下这口气,每每看见柚子母亲就挑事。柚子母亲都是忍忍,笑笑作罢。柚子母亲越是不搭理,志鸿奶奶就越是怀恨在心。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一转眼,柚子母女俩来到下江村两年了。 柚子与其她清江城的女孩不同,她温婉柔顺,每天都是一双白跑鞋,衣服都是干干净净,一头长发如墨,带着发箍。每天放学回家,柚子不像其他女生吵吵闹闹蹦蹦跳跳,她总是安静的走,不多话。有时候跟同学说话,也是安静的微笑着,侧头静静的望着你,一双眼睛仿佛会看穿你的心底。 志鸿每每看见柚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每天放学以后,志鸿都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柚子后面十几米。那个时候,志鸿甚至觉得空气都是香的,风也是醉的。志鸿甚至偷偷写了情书,最后又偷偷撕掉。唉,少年时代懵懂的心思谁又说得清楚呢? 听村里人传言,柚子继父家的奶奶对柚子并不是特别疼爱,疼爱自己一对亲孙子亲孙女胜于这个‘拖油瓶’。庆幸的是柚子继父对柚子视如己出。柚子母女,为人和善柔顺谦让,柚子也懂事,一家子倒也也算相安无事。 志鸿有一个妹妹叫雪姣,与柚子同班同学。志鸿高柚子两年级。那年志鸿初三,柚子跟雪姣初一。雪姣从小被奶奶宠着,在耳濡目染下对柚子颇带敌意。雪姣有几个好姐妹,都听雪姣差遣,在学校时候曾经好几次无端挑事找柚子麻烦。志鸿也数次提醒妹妹,不能这样。雪姣任性惯了,自然不肯听。 那天是一个夕阳如血的放学傍晚。 回家路上大家都要过清江大桥。当时,雪姣跟另外七八个个同学最前面,柚子跟另外两个女孩在中间,隔了十几米,志鸿跟伟子几个铁哥们走最后。十几个女孩子在桥上追逐着,跳着,嬉闹着,大桥轻轻摇晃。志鸿远远跟在她们后面,傍晚的风,很轻柔,吹动柚子长发,纤细的小小身子,不吵不闹,不紧不慢走着,只是微笑的看其他女孩子嬉闹,有时候女孩们嬉闹到她身边,拿她当挡箭牌,她也只是停下微微笑笑。她仿佛就像清江河中柔软的一株水草,安静又清新。 走到大桥中时候,雪姣不知为何拦住柚子,说柚子拿了她的文具,柚子不说话,只是一双大眼睛默默的看着雪姣,雪姣见柚子不做声,倔强脾气就来了。扯住柚子书包就要翻,柚子不肯,两个人就在桥上僵住。 雪姣抢不到书包,突然松手,指着柚子骂:“你就是个狐狸精,你妈也是狐狸精!” 平时温和的柚子,任凭雪姣怎么挑事都不做声的柚子。听见雪姣骂自己母亲,冷冷的松了手,睁大眼睛指着雪姣:你再说一次?柚子一脸冰冷,抬着高傲的头,一双大眼睛冷冰冰的盯着雪姣。雪姣当时被吓住,却又倔强的说:“你妈就是狐狸精,你妈是个害人精”。 柚子突然抬手就甩了雪姣一巴掌,打得雪姣一愣一愣,捂住脸,等回过神来时,就撒泼哇哇大哭。 身边的小伙伴都是一群惹事不怕事大的主。看见柚子跟雪姣打了起来,起哄的起哄,拍手的拍手,吹口哨的吹口哨。平时还有两个跟志鸿有嫌隙的男生,更是怪声怪气的叫志鸿:”志鸿你妹妹被人打了,你妹妹是个窝囊废。” 志鸿一则不想理会他们,二则,年少懵懂的小小心事,也不忍为难柚子。跑过来,拉起雪姣就走,走了几步,谁知道那两个男生越发起哄:“志鸿你个窝囊废,妹妹被人打了你都不敢作声,你是窝囊废,以后你讨了老婆也是被老婆管的。”然后是一阵阴阳怪气的笑。 志鸿年少气盛,如何受得住这样激将,何况对方又在柚子面前提及以后娶老婆的话语,不由又急又羞又怒,血一下涌上头顶,脸涨得通红。松开妹妹的手,跑过去追上柚子,木桥一阵微微摇晃。那个时候的清江桥是用两根手臂粗的铁链固定,上面铺着木板,两边的护栏也是稀稀疏疏的木头。柚子原本已经走开十几步,志鸿三下五除二就跑到柚子前面,站在木桥中间拦阻柚子不准她走。柚子不做声,后退一步,准备从木桥左则过去,志鸿不让,左夸两步,再次拦阻柚子。柚子当时恼了,大叫让开,志鸿就是不肯。 志鸿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柚子,扬起了手。谁知道柚子以为志鸿想打她,拿起书包就打上志鸿,志鸿当时拉住了书包一边,柚子也拉住书包一边,两个人锚足了劲彼此不相让,在桥上僵持不下。当时木桥摇晃不停,桥下十几米是幽深的河水。志鸿看见柚子一张白净小脸憋得通红,眼泪盈盈欲坠。 见此情景,那些小伙伴愈发起哄:“志鸿跟老婆打架了,大家快来看哪”。 志鸿突然不好意思,蓦然松开书包,由于惯性,柚子骤然后退,避之不及,撞上木桥上腐朽的木头护栏,护栏年久失修,承受不住撞击,突然断裂,柚子没有任何预兆,一头栽下十几米深的清江河中。 后面的事,志鸿浑浑噩噩的记得不清楚了。整个人一下全蒙了。志鸿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拉柚子的手,手里只抓住冰凉的风。 志鸿怎么回家去的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当时小伙伴们惊慌失措的呼喊声,闻讯而至的乡亲们跳入河中的忙乱身影,还有天边跟血一样红的晚霞,志鸿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红的晚霞,红得凄惨又荒凉。还有柚子坠河一刹含泪的眼睛,那么恐惧,那么无助。以至于许多年以后,这双眼睛一次次出现在志鸿梦中。每一次午夜梦回,都会冷汗涔涔。 接下来的几天,志鸿整个人就像飘在云端,浑浑噩噩,失魂落魄。父母,奶奶,妹妹说话都不敢大声。 志鸿只知道,柚子被乡亲救起,已经昏迷不醒,被送去镇医院,总算抢救过来。由于受惊过度,又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又被送去县医院。 十天以后,志鸿听说柚子出院。那天晚上,志鸿独自悄悄跑去柚子家附近徘徊很久很久,最终还是悄然离去。 初秋的夜晚凉风沁骨,初秋的月色也苍白如纸,志鸿悄悄去了清江河边,初秋的清江河水,凉得跟雪水一样,志鸿不知为何,多日的愧疚,惊惧,不安,在清江河边化为嚎啕大哭。 柚子出院回家的第二天,志鸿一家吃晚饭时候。柚子的母亲,突然拿了把菜刀走了进来。没等志鸿父母打招呼,柚子母亲一下把菜刀砍在门边的凳子上,没等志鸿父母回过神,她又一把掀翻了志鸿家饭桌,饭菜撒了一地。 然后又疾声厉色的对着志鸿父母奶奶说:“”以前你们与卿家的事,到我女儿这一笔勾销。我女儿没事就好,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拼命!” “以后你再敢欺负我女儿,你试一试,我对你不客气!”她又转头对着志鸿呆若木鸡冷冰冰的说,志鸿不敢看她眼睛,她们母女俩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志鸿只是愧疚低下了头。 志鸿从来没想到,平时那么温顺和善的柚子妈妈,为了女儿也有那么强悍厉害的一面。 半个月以后,柚子身体勉强恢复。人瘦了一大圈,脸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如星的眸子也失去了光彩。甚至于过桥时候,她都一脸惊恐,志鸿只能远远看着。少年的心渐渐沉重。 后来,柚子的母亲每天风雨无阻的送柚子过桥,放学时候在桥头接柚子。偶尔一两次,偶遇志鸿,柚子母亲也是一脸冷冰冰神情,让志鸿无所适从,每次志鸿都落荒而逃。 落水事件以后,奶奶也消停了,再去卿家闹腾,也不再找柚子母亲挑事。两家人就像清江河水一样,天天存在,又小心翼翼避开。 柚子用她的半条命,换来了她继父家的从此安宁。可是,也由于落水的恐惧,加上连续几天几夜的高烧不退,导致扁桃体受损,留下后遗症,天气一有变化就扁桃体发炎,咳嗽,时常低烧。这,成了柚子永远的病痛。 第二年的夏天的某个中午,志鸿跟伟子几个铁哥们在清江河边游泳。清江桥上来了一位气质不俗的女人,没过多久。那个女人带着柚子,柚子的母亲陪着,送过桥那边,柚子跟那个女人走了很远很远,柚子的母亲还在桥头张望,志鸿仿佛还看见她在抹眼泪。 志鸿在河水里,呆了很久,目送柚子清瘦的身影一步一步走过清江桥,跟着那个女人走了。 后来,志鸿听说,那个女人是柚子的亲姑姑,在湖南。 从此,柚子就像一个断线的风筝,从志鸿的天空越飞越远,直至消失在志鸿的视线,了无踪迹。 5,【沧海月明珠有泪】 何为好,何为坏。命运的安排千姿百态。 就好像那一天,志鸿如果不是因为去南宁出差,刷空间时候看见柚子发动态定位也在南宁,恐怕这一辈都不会有一次跟柚子面对面的一起坐下来吃饭的机会。 原来柚子的表妹结婚,正好嫁在南宁,柚子送表妹出嫁。而柚子的表妹夫家与志鸿出差的地方正好隔了一条街。志鸿鼓起勇气在QQ上约柚子,并告诉她自己用QQ号加了她很久了,一直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并想亲口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并约了见面地点,时间是下午五点。 信息是上午八点发出去的,柚子一直没有回话。志鸿一边焦虑不安工作一边不时看QQ,直到下午四点多点,柚子才回了一个字:好! 志鸿约在一个叫“有所忆”的饭馆。志鸿提前半个小时到达。 那是一家复古的典雅饭馆,门口围着木制栅栏,种着一排说不上名字的花,叶片圆圆的,花瓣浅紫,很是清雅可人。地上趴着一只雪团一样的小狗,眯着眼晒着太阳,看上去十分的慵懒惬意。木质檐角悬着古典宫廷吊坠,一快横放着的木牌上写着几个靛青色隶书:蓝田日暖玉生烟。志鸿推门进去,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面对门口。 四点五十,柚子婷婷而至。柚子穿了一件浅粉色的一字肩薄毛衣,一条白色背带裙,一双白色小皮鞋,整个人青春焕发,露出脖子肌肤胜雪。她安静的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志鸿朝她挥了挥手,她就微笑着走过来。志鸿有一刹那恍惚。 柚子安静的站在志鸿面前,静静的望着志鸿,眼睛幽深得跟海水一样,看得志鸿心慌。志鸿佯装平静,连忙站起来伸出手,说:柚子,你来了,我是志鸿。柚子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微微一笑:我知道。志鸿轻握柚子的手,触手冰凉。 柚子不多话,只是小口小口的吃饭,偶尔抬头,微微一笑,眼睛幽深看不见底。志鸿就在这海水一般的眼神里,慢慢沦陷。 好几次志鸿想提及年少的事,看见柚子心情还好,几次话到唇边,又咽下去。两个人只是漫无目的的聊了一下清江村的一些家长里短。 中途时候,柚子有电话进来,柚子去外面接电话。透过窗户,志鸿看见柚子眉头紧皱,神情焦灼,说了十几分钟。 接完电话,重新落座。志鸿看见柚子眼有一些红红的,好像刚才落了泪。问:怎么了?她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然后盯着手机发呆,偶尔咳嗽。 志鸿轻轻地问:“阿姨现在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柚子点开手机相册,把手机推给志鸿看,志鸿看见一张检查报告,四个字触目惊心:病情复发!志鸿原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又觉得所有的话都苍白无力,只能沉默。空气突然安静。 柚子眼神迷离,望着面前的饭菜发呆,不知神游在何方。志鸿突然发现柚子离他是那么的遥远,虽然近在眼前,终究是不能靠近。 “那年,都是我、、、”为了打破空气的突然安静,志鸿鼓起勇气想提及当年事。柚子突然竖起手指在唇边,示意志鸿不要说。然后,柚子又点开QQ好友,点开一个头像,把手机推给志鸿,志鸿一看,这不是自己妹妹雪姣的QQ吗?不由愣住了,疑惑的看着柚子,柚子微微一笑:“我跟雪姣好几年的好友了。” 志鸿疑惑的问:“你们?”柚子点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说:“谢谢你替我母亲筹款,真诚的。”说这话时,柚子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 6,【多少事,欲说还休】 柚子母亲苦苦挣扎两年半,受尽病痛折磨,于初秋离世。 志鸿从伟子处得知消息时候,连夜赶回清江村。母亲见儿子突然回家,诧异不已。又见儿子又去了卿家吊唁,心里隐约预感到了什么,只是碍于志鸿奶奶,不好多说。儿子不说,做母亲也就不好多问。 治丧期间,柚子哀伤不已,一身缟素,愈发清瘦,如一株芊芊白莲,弱不禁风。清江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家有人过老,村里人除非有深仇大恨,都会过去帮忙。村里人都知道志鸿家与卿家曾经的过节,难免窃窃私语。志鸿假装没听见。 送走柚子母亲,志鸿准备第二天回深圳。 当晚,一直不闻不问的奶奶,突然开口:“志鸿,卿家那丫头你就甭惦记了。” 志鸿情急之下,说,奶奶,你们大人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过不去!我闺女你亲姑可是死在她们卿家,你们忘记了,我没忘记!”奶奶厉声道。 志鸿母亲赶紧推开儿子,让儿子回房先。被奶奶一句喝住:“你们儿子欠卿家丫头半条命是你们的事,他们卿家欠我女儿一条命,志鸿想卿家丫头,门都没有,除非我咽气!” 母亲见奶奶如此,急忙示意志鸿走开。志鸿不知该如何跟奶奶父母解释,其实,回家帮忙卿家治丧期间,自己与柚子没有说过一句话。何况上次南宁唯一一次吃饭,匆匆分别基本没有只言片语的联系,志鸿知柚子因为母亲病痛,奔波在医院,单位,老家之间,已经心力憔悴,自己不忍再拿这些去烦扰她。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想尽一点心意,仅此而已。 可是这些,又怎么去跟奶奶她们解释呢?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 回到深圳一个星期以后,志鸿估摸着柚子家事差不多忙好,于是想在QQ上问一句,谁知道,QQ上找不到柚子了。志鸿又去老乡微信群找,微信群她也退了,志鸿尝试打她电话,电话一直显示在通话中。志鸿纳闷,打了伟子电话想问问柚子为什么退微信群。伟子告诉说,她说工作太忙没空玩就退了。 伟子又吞吞吐吐的告诉志鸿,说清江村有人看到一件事。 原来在柚子处理完她母亲后事准备回湖南永城那天,志鸿奶奶颤颤巍巍居然一个人在清江桥上,拄着拐杖等到了柚子,并与柚子说了好一会儿话。奶奶跟柚子在桥上说了什么,到底奶奶怎么说的,没有人知道具体内容。柚子只字不提。 志鸿听罢,内心大痛。志鸿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其实,他与柚子之间没有任何事,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奶奶那么做,无异于给正失母的柚子一记耳光。柚子家庭种种境遇,让原本敏感的她更加雪上加霜。敏感又自尊心强的她自然是选择保持距离,退避三舍。 至此,志鸿与柚子彻底断了联系。 6.【无处安放】 灯火辉煌的城市,人来人往,志鸿站在桥头,远处是万家灯火,内心一片寂静。年少的过往从眼前呼啸而过,原来青春不仅仅给我们展现美好,还有无言的惆怅跟遗憾。 而此时,恍然听见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歌声,那位叫白若溪的歌者娇柔缠绵的女声唱着: 、、、 回望这纷乱的生活, 有太多人在我心底匆匆掠过, 可当我想念的时候, 却只有你让我静静地流下眼泪, 、、、、 对着志鸿喃喃自语:“这是什么歌?” “这是白若溪唱的【无处安放】。”一个温柔的女子声音在身侧响起。志鸿回眸望过去,一位清纯的女孩在灯火阑珊处,冲他暖暖笑,一双月牙一样的眼睛,一笑一对小酒窝。 “我也叫白若溪,你呢?”女孩一脸笑意。志鸿偏了头,一脸疑惑:“白若溪?” “不不不,”女孩连连摆手,莞尔一笑:“不是唱歌这个白若溪,我是我爸爸妈妈的白若溪。” “哦,我叫江志鸿。”志鸿迎着女孩清风般的笑脸,微微笑了。 那天晚上,志鸿做了一个梦,梦里还是那座桥,只是桥上的女孩看不清楚模样,好像是一位大眼睛女孩,又仿佛是一位笑起来眼睛月牙一样的姑娘。 年底,志鸿带着白若溪回到清江村,父母奶奶欢喜异常。若溪嘴甜,哄得奶奶一天到晚笑得合不拢嘴,父母看若溪也是一脸宠溺 是夜,志鸿挽着若溪在村里散步,去了清江桥。在桥上,志鸿跟若溪说起了关于柚子的种种,关于自己年少莽撞犯的错,若溪偎依在志鸿怀里,乖巧的听着。 “志鸿,以后让我陪着你好不好?”若溪踮起脚尖,在志鸿唇边浅浅一吻。 “嗯。” 志鸿对着清江河水,在心里默默说到:“ 柚子,今生此世,我的情感终于有了尘埃落定的归宿感。而年少时你相欠我的幸福,终究是有另一人来弥补。柚子,天地是万物的逆旅,光阴是百代的过客。岁月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我年少无知的岁月里,给了你最深的伤痕。如今我已走向平静。祝福远方的你,一世长安,静好喜乐。” 夜凉如水,月色很好,志鸿紧紧搂着若溪在怀里,在清江桥上静静的落下泪来。 紫颜若雪2018年春末写于永州。
  1. 下一篇:吹笛
  2. 上一篇:诗歌·《人生》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1. 弹指江湖
  2. 爱情小说
  3. 故事新编
  4. 青春校园
  5. 百味人生
  6. 都市言情

推荐阅读

  1. 北国之风
  2. 两个人,半个爱(小说)
  3. 只因情深,奈何缘浅
  4. 她姓夏二十八
  5. 她姓夏二十七
  6. 她姓夏二十六
  7. 在时光深处重逢
  8. 海棠不惜胭脂色
  9. 奏了锦瑟,思了华年
  10. 那年那玫瑰

热门阅读

  1. 异世界当狗记 07
  2. 爱是什么(一)
  3. 如果可以,我们都别选择廉价
  4. 愿相惜,莫相离
  5. 余生,我只想和你将就
  6. 我想在我最优秀的时候遇见你 三 《爱你-完结篇》
  7. 余生,我只想和你将就
  8. 只是当时已惘然
  9. “柏拉图式的爱情”到底为何物?
  10. 下坠

最新发布

  1. 产品质量宣传标语
  2. 品德与生活课堂中文明礼仪教育研究论文
  3. 使用屹立来造句
  4. 迎宾竹阅读理解答案
  5. 幼儿园中班教学计划
  6. 保险公司内勤年终工作总结
  7. 六折雪花剪纸教程图解
  8. 董事长离任述职报告
  9. 保险内勤柜员工作总结
  10. 戴高乐总统的故事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