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1. 经典美文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亿万先生
  7. 亿万先生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蜘蛛劫

2020-01-27 01: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432
在金大侠的“倚天屠龙”里,有一种功夫叫千蛛万毒手,这是一种歹毒的邪门功夫。练功时须以斑斓毒蛛吸食己血,并将蛛毒带入自己血液中。花蛛毒液尽入练功者体内,蛛即死去,要再换新蛛。练过一百只花蛛,仅是小成,若要功夫深,便须练过成千上万只。此功威力极大,只是练得越深,体内毒汁就积得越多,容貌便变得越丑,练功者也痛苦难当。天鹰教教主殷天正的孙女殷离(即蛛儿)和她的母亲即因修练此功而由美貌变丑,可见其毒之狠厉,。练功的人尚且如此,平常人若中其毒,大都也只有以命相付了。不过有经验的人还是另当别论的。下面就是一种中了蛛毒的,简单有效的家庭急救办法: 1、原则上与毒蛇咬伤处理方法相同: (”立即于咬伤近端绑扎肢体,并用冰水冷敷; (2)立即切开伤口,用1:5000高锰酸钾水反复清洗伤口,并用拨火罐、吸乳器吸伤口,排除毒液;(3)在伤口上外敷并口服蛇药;(4)可使用半边莲、紫花地丁等草药; 2、......这办法用得即时,危急时可救人性命,还可以节省钱财。下面便是一个处理得不及时的,还算轻微和幸运的,被蜘蛛咬后中毒的故事: 一、19床 皮肤科靠边那医房,本已住了两位病人,下午又收进一个老汉。这老汉年逾古稀,一头白发,身体硬朗,要不是那头白发,到还像极了壮年汉子,坐在病床上也不像个病人----20床的觉得稀奇! “ 老哥你是啥病住进来的?” “ 蜘蛛咬了!” “哦!” “老子从前也被蜘蛛咬过,没多管它,几天就好了,这回有点严重。头天没管它,第二天还去爬了山,第三天一早起床就觉得不对头了——脚肿了、腿肿了、手臂肿了、一身紧绷绷的还发红,双手握拳像极了两个馒头,我才觉得怕是该送点钱给医院了----” “你不该挨那么久,被咬的当天就该来噻!” “说得也是哈!不过我也不晓得会恁恼火。这回怕要用点钱了----” 护士来了,医生也来了,先是验明正身,“叫啥名字?” “聂禅灯”, “多少岁?” “ 72 ” “不对,医保卡上是70岁!” “医保卡弄小了,” “ 弄小了也按医保卡上的回答!” “那就70吗?” “哪些不好?” “被蜘蛛咬了,一身肿胀,人不舒服!门诊医生说我的病情来势有点猛,怕控制不住,要我住院,我就来了。” “你的家属没来?” “没来,我是一个人来的,” “你的病情恁个严重,必须把家属喊来,” “不忙喊,严重了我自己晓得喊,硬要现在喊,这个医院我就不住了----” “那就暂时不喊嘛,” 那医生侧过头去对护士说 “早点把水给他输起---- 二、20床病人的女儿 20床那病人姓张,南川人,56岁,下肢疮毒,行动有些不便,好在他有个孝顺的女儿,这女儿叫张灿,张灿除了孝顺还很勤快,孝顺加上勤快难免就有些辛苦——要工作,要料理家务,要关心丈夫,要关心母亲,还要经管儿子上学,这下还要来经管父亲住医院。她每次给父亲送饭来,都要偷空打个盹,更难得的是眯糊中还在看聂老汉的输液器,她知道他没家属看护。她一天很累,但却应附得过来。 聂老汉虽然身板硬朗,晚年的遭际却差了20床这病人多大一节,人家有这样好的女儿,他却没有。他在想: “这闺女要是我的女儿该有多好,不成,我那有那样的福气----” 早上病房里的三个老头都去做彩超,她护着她老子,还叫她幼小的儿子把聂老汉看着点。做彩超的人不少,大家只有在那里耐着性子等候。张灿端了杯水过来,顺着她儿子叫聂老汉,“爷爷先喝点水”,“谢谢!” 聂老汉接过水杯慢慢地喝着。她把她老子安顿好后便和聂老汉聊了起来:“----我小时候,大约6岁吧!右手中指也被蜘蛛咬过,咬了过后我痛哇!痛哇!痛得我都不想要那根手指了,很想拿刀把它剁掉,一时里又没找到刀,我身边是一石壁,我找着其中的一个棱,把痛指搁在上面磨呀磨呀,磨得我皮破血流,磨得我好痛,已经说不清楚是磨破了皮在痛,还是被咬伤了痛。不知怎地,我总觉得那血有毒,我不怕它流,我还用力挤压着它,让它大量的流出来,就这样没几天就没事了,哪里有你恁个严重哟!”聂老汉听完后向她竖起了大指姆,“烈性!烈性!小小年纪就晓得这样处理问题,不简单呀!” 聂老汉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双脚还在肿,“其实我也不觉得蜘蛛咬了有多大回事,痛是有点痛,只道能硬扛过去,几天后就会好的。哪晓得会搞成这个样子----” 三、21床病人的三女儿 21床那病人姓杨,77岁,听说是得了蛇窜腰。他有三个女儿一个老婆。这四人平素就把他照顾得好,更别说是住医院。姑娘、女婿、外孙是轮翻来经佑他,硬是享福得不得了。如果硬要拿我和他比,那才是没得比---- 三女儿个子不高,性格开朗,说话随和,对聂老汉这个没有陪伴的病人还是有点注意的,她也时常关注着聂的输液设备,有时还不讲情面地申斥他。 “你这老头就是爱走,39度的天气,还在外头走,不怕走闪了毒哇?” “哦!我回家去了一趟,下了车在桥上转了会。” “转了会!我昨天都看到你在桥上的。” 聂老汉的耳朵不是很好,电话响了也不太听得到的。“聂老头你电话----” 他接了,她又问,“你儿子打来的?要来看你?你儿子还是好噻!” “好!好!当然好!他们都很忙,这下孙子又得了阑尾炎住医院,可能是想叫我去看照几天,看我这样子哪里得行吗!” 聂老汉有些为难,“把你在住院的事告诉他们噻!” “不行!我都没帮到他们的忙,哪还能给他们添麻烦!只有等我出了院再去看看孙子!” “你这老头才是个犟德性----” 手机又响了,是他小儿子发来的一条履新就职的微信,这对儿子来说是件高兴的事,该怎么回复他?“我在住医院! 不行,万万不行的,” 聂老汉想了一阵,最后只回了‘恭喜你’三个字。 杨家三女儿和聂老头说话比较随便,所以聂老头叫起她杨三姐来。杨三姐似乎是有点懂医,她对这种被咬伤后的中毒情形特别清楚。 四、懂急救的杨三姐 聂老头在医院住了三天了,双拳伸出来已经不像两个馒头了,可腿脚还是肿,走路有时还有点瘸。医生也加大了攻势,什么激光照射、放血(用的是火罐)、打包之类的全用上了。打包是让你全身涂满药,然后用保鲜膜把你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这法儿虽然有些使人难受,但几回做下来却使聂老头那发红的皮肉渐渐地趋于正常了。 “聂老头,咬你那蜘蛛是啥颜色?” 杨三姐问 。“红的!” “哦!怪不得,红蜘蛛的毒重哟!中了这种毒,如果能即时就地处理,比上医院还好----” “用嘴吸吮是吧?我当时也想了的,可我的头倦不下去得吗?” “旁边没人?” “有个相好的,她只说红蜘蛛很毒,要把毒吸出来,但没说要给我吸,我也没在意。” “当时你该把伤口用刀花个十字,再把血挤出来,要不就拔几次火罐也行。” “你这法儿我听说过,那是治毒蛇咬伤的得吗,况且我也没得这些经验和准备,我只知道硬扛几天就会好。不过这次之后我会去买个火罐回来搁好,以备不时之需。” “ 治蛛毒和治蛇毒的方法差不多,去买个火罐来搁起,到还是可以的,因为这道治疗程序一定要即时,时间久了那毒汁随着血液流到全身就不好控制了,有的人就是因为没能及时处理,时间拖久了,医院都没能救到他的命。你现在不也在拔火罐吗?那作用已经不大了,不过你还好,病情稳住了。” 聂老汉伸出大拇指在杨三姐眼前晃了又晃,“你咋就不是我的女儿吗?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儿该有多好!” “你自己命不好噻!” “那是!那是!” “你不是说你有个相好吗,啷个没来看你呢?” “没通知她,我儿子都没通知,也没通知她,我暂还不想欠她的人情。----” 聂老汉在医院住了五天了,他一身还是肿,特别是腿脚。晚上一直睡不着觉,主要是全身抠、痒,打了针也睡不着,他偷偷地回家拿来了褪黑素,吃了之后就能睡着了。 第六天医生来给聂老汉说,“从你这些天进行的各项检查看,你的病有点多,肝大、肝管内结石、肾里结石、肺气肿、乳腺增生、下肢微循也有问题----我们这里是皮肤科,皮肤症状都有所改善了,你准备明天出院吧。” “可我腿脚都还是肿的!” “没事!给你开点药回去吃几天就会好的,你体内差蛋白质,回去吃好点,最好是找个大医院看看那些检查出来的病----” “聂老头吓到没得,恁多病呦!还是早点去医----” 杨三姐等医生走了之后,用一种狡黠的目光看着聂老汉调皮地说 。 “ 我才不怕耶!不发病我是不得进医院的,医生说那些话我信都不得信。” “对头莫信她的,你恁个好的身体,那有恁多病哟!” 我开始准备了,准备好明天出院---- 五、在家养病 聂老汉一回家便想起了孙子的阑尾炎,于是他去了他家。儿子没在家,家里只有大儿媳和孙子,他看到孙子还好,也就放心了,大儿媳说孙子切阑尾用了一万多块钱----聂老汉没开腔,也不说自己住院的事,也不说自己也用了七仟多,也没说他的腿脚都还是肿的,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往桌上搁下几佰元钱---- 奇怪得很,聂老汉在孙子家一点也不瘸,出门不久就瘸了起来,好在离车站不远,不然怕是回不了家的。 在家养了一天,脚瘸得好点了,他又出门去缴燃气费和水费。事情办完之后,就来事了,他一双腿已经抬不起来了,他一路歇着走,最后完全是一步一步地挪着走,用了两个小时才费力地回到家来。 聂老汉睡在床上开始害怕起来,‘要是这样下去,我的起居就成问题了’,想到这里,他不免有些苍凉。好在休息两天后那腿脚又不瘸了,但还是肿。‘听人说 ‘三肿三消,不死都要跷(死跷跷)。’ 聂老汉不怕死,但怕半生不死的时候,不过怕又怎样?‘到时候再说吧!莫想恁个早,想早了累,老子还想好好的过几天呢!’ 腿脚的肿消了些了,聂老汉慢慢地高兴起来。大腿上那被蜘蛛咬了的伤口早就干了巴,但还没好,还痛,他一天到晚都在拨弄那干巴,那干巴周围干了的腐皮已能撕掉了,就是那干巴撕不掉,他怀疑那干巴的深层,就是那毒蜘蛛被拍死后,断在里面的吸食人血的带毒触须。他想用刀子把它挑出来,又怕那触须的毒再次进入到被挑破的肉里,他不敢去挑,他一天就只有拨弄着它,希望能把那‘触须’拨弄出来----
  1. 下一篇:空城不空
  2. 上一篇:"爱”在春节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1. 爱情散文
  2. 伤感散文
  3. 抒情散文
  4. 写景散文
  5. 叙事散文
  6. 游记散文
  7. 优美散文
  8. 名家散文
  9. 春天散文
  10. 清明节散文

推荐阅读

  1. 叙事散文---再见
  2. 又是一年槐花香
  3. 故土寻根还乡记
  4. 此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死!
  5. 毕业后,就是与青春的一场失恋
  6. 谁为了你,曾不顾一切(二)
  7. 年少轻狂,怎奈岁月不饶人
  8. 生活中总有起落跌宕,撑到最后你便是王
  9. 生活本不苦,苦的是欲望太多
  10. 天使翅膀—护士的成长生活

热门阅读

  1. 蜘蛛劫
  2. 跳米箩兜的人
  3. 多情自古伤离别
  4. 乌梢蛇的春梦
  5. 兵头将尾李木子
  6. 那女人成了他的女人
  7. 废品店里的故事
  8. 同床异梦
  9. 苦 命 人
  10. 剩女的‘瞎’缘

最新发布

  1. 产品质量宣传标语
  2. 品德与生活课堂中文明礼仪教育研究论文
  3. 使用屹立来造句
  4. 迎宾竹阅读理解答案
  5. 幼儿园中班教学计划
  6. 保险公司内勤年终工作总结
  7. 六折雪花剪纸教程图解
  8. 董事长离任述职报告
  9. 保险内勤柜员工作总结
  10. 戴高乐总统的故事
亿万先生